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十】

 

>>章十

 

永不褪色的,

所有过往记忆,

教我听从心声靠近你。

——章记

 

无神论者不信这世上有神存在,当然也不相信有死神。

只不过任谁都不能否认,和死神最相似的,却是有一类人,那就是杀手。

对他而言,杀手最初只是他的职业。暗杀任务和孤独是他的同伴,除此以外的人或者物,就只有目标和非目标之分。他也因常年累月深入骨髓的本能,成为了这黑暗世界中享誉盛名的最强杀手。

在他被迫接受彩虹之子的诅咒之前,他仅仅是一个单纯执行任务的最强杀手。那时,他还拥有自己本来的名字。

可恨的彩虹诅咒将他变成小婴儿的模样,这让他第一次体会到深切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和不甘也伴着他长久流浪,最终才接受了这幅模样。

他从来不是一个认命的人,只是命运刻骨的印迹总是能提醒你,这就是命运。

于是他决定创造新的命运。舍弃了自娘胎以来未有更改的本名,用了“Reborn”以昭示新生的命运。

不止在新的名字,于他彻底接受彩虹之子的身份后,夏马尔帮他将曾经的身份和经历通通抹去,让他获得了“重生”。

现在知道,这个人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两次为他下死亡宣告的人。作为杀手,拥有同伴很难得,为数不多的同伴中能得到他的信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当沢田纲吉患上骷髅病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夏马尔,也即他对沢田纲吉解释的“曾接生过他的人”。

至于后来机缘所致,就任跳马迪诺和沢田纲吉的家庭教师,再融入大家庭般的彭格列家族,则已是许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处于昏迷状态中的他,身体就像昏睡一样无法动弹,大脑却是清醒的。因为并非毫无意识,身旁的人来人往,他都能靠听觉、触觉感知到。

他能听到碧洋琪哽咽着跟他说话。这名曾经作为他情妇的美丽女性对他依旧留着爱情,而他对她的感觉早已是微妙的挚友之上、爱人未达。如若忠实自己的内心,如若他身体也是醒着的,他希望能回握住她的手——让女士为自己哭泣可不符男人的风度。

他还听到了他得意门生的声音。这位他教导了十年最终成长为彭格列Ⅹ世首领的学生,从未真正让他失望,作为其成长的见证者,他的心底总有一丝自豪。只是这次,他的学生会让他失望吗?

他了解沢田纲吉。

任凭沢田纲吉自信自己已成长到能让家族长老们琢磨不透,只要到了他这,沢田纲吉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将其内心暴露无遗。一涉及彩虹之子后遗症的事情,对于沢田纲吉的态度,他是再清楚不过;甚至在沢田纲吉获悉这件事之前,他就能断定。

譬如沢田纲吉对他的感情,他实是心如明镜。

他一再提醒对方,应当仔细考虑后再来判断这份感情,对方则意欲用实际行动表明决心,让时间来见证。他顺势不予这份感情明确的回应,原是想看沢田纲吉能坚持到何时,直到彩虹之子的诅咒突发后遗症,直到那无力感再一次涌上心头,他的态度才略微动摇。

随着后遗症的恶化,内心的无力感愈发明显。在死亡面前,生命的脆弱与渺小令他渐渐无法忽视那一份,被自己隐藏起来的、细腻的情感。

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重生”后醒来、记忆调整过来的过程中,他对这份感情看开了。连沢田纲吉小心翼翼的冒犯般的吻,他都默许且回应中带着些少捉弄;沢田纲吉借故“命令”他移居Ⅹ世首领寝室,他只给了对方教训,并未真的生气,也未明言拒绝。这是在这个阶段,他所能给的、最大的纵容。

这份感情融入了他们互不言说的默契,最琐碎的点滴都让他记在心里。时限将至,为避免更多更深切的痛苦,他不再向前,也不后退,这份感情只能带着距离。

因此当凭着自己的理性和出色的洞察力推测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后,他毫不犹豫地提出他个人终止试验,将此一选择作为课程,希望他的得意门生能懂得此时该如何应对和抉择。

那个时刻终是再次降临,第二次,他的学生总会明白他的意思的。可他仍是低估了沢田纲吉的固执,深信能够逆转命运的固执……

借助D·斯佩德的能力,他即便失去了身躯的主导权也能看到沢田纲吉的神态,对方手中燃起的火炎象征着觉悟,彭格列家族的赌注被放上命运的赌桌,输赢一线间。

——蠢纲。

听对方和D·斯佩德的对谈,被对方坚定的眼神凝望着,他的心底除了一声常唤的花名外,竟没有任何训斥的言辞。

现实终归是现实,十年前穿越未来成功解咒多半是幸运,他们是否能为幸运再一次青睐,似乎无人能肯定。

彭格列初代首领的出现是意料之外,会是转机也不一定。他不禁自嘲,何时秉持现实主义信条的他也有了这样侥幸的幻想。

 

沢田纲吉疑惑于彭格列初代首领手上的火炎,只见眼前人拉起沢田纲吉燃着火炎的那只手,将自己同样有火炎的手覆盖上去,火炎重叠使得光芒更加耀眼。

在对方的手覆盖上来的一瞬间,沢田纲吉只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灼热和疼痛,他咬紧牙关忍耐着,努力集中精神倾听对方的话语。如果作用是相互的,那么对方一定同他一样并不好受。

“让我看看你的觉悟,为彭格列奉献的觉悟。”接收到他担忧的表情,Giotto温声道:“不必担心,要相信大空的力量。”

似乎被眼前的火光吸引住,沢田纲吉看着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火炎愈烧俞烈,对方的火炎也在增强。在他以为自己已经要受不了地呐喊出声时,他开始从手心剧烈的疼痛和热度中感受到一丝些微的凉意,之后任由火炎再猛烈,有了这丝凉意,他慢慢觉得不那么难以忍受。

不知过了多久,长时间的火炎输出使得体力消耗很快,抬着的手臂开始发酸发麻,沉重不已,掌心的热早已不是他能忍耐的程度,但既然是决心,那就让自己也看看吧!看能达到什么样的界限!

沢田纲吉的目光这才注意到眼前人的表情,仍如刚见面时一般悠然,仿佛手中的不是巨热的火炎,也丝毫不见其有疲累的样子。就算他是意识,他分明也能承受着同等的热力和痛感。

大概,这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觉悟”使然。

 

评论(6)
热度(16)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