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九】

>>章九

 

呼吸的寂静,

明知暂时,

亦难忍一刹哀恸。

——章记

 

花园小石路旁群芳盛放娇艳,稍细看,有数株绿枝顶上只蒂无花,而那些花瓣正洒落在彭格列Ⅹ世首领寝室的床上,那里正躺着Ⅹ世首领所敬慕着、深受守护者们等敬重的现任门外顾问首领。

没被白布遮盖的是略显稚嫩的英俊容颜,不经意间,无甚殷色的双唇被飘洒的红嫩花瓣落在其上,被一只精瘦有力的手拨了开去,掉落枕边。

就在数分钟前,夏马尔的宣告让他怔了漫长的十几秒,原已做好心理准备以坦然面对,也知道这是后续计划的先决条件,更明白自己心中的坚定……这一切准备都在那声宣告中沫化不见,徒留下对眼前人状态的确切认知和难以忽视的悲恸一怔。

之后他从花园采来花瓣洒在这张床上,那人苍白的肌肤被鲜艳的颜色染了些许红润,仿佛还在安静地睡着。

昨晚他已给了选择,做出这决定后,恐怕他已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若床上的人醒来,一定会训斥他吧,然后再来一顿地狱拉练。如果能醒来……不,必须要醒来。即使赢面不大,这也是一场赌博;即使是微小的概率,他也希望能赢,他需要奇迹。

在花园中选花的时候,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什么场景,还有本不该再出现的声音单方面邀请。

今晚,相同地点,他将应邀赴约。

 

彭格列Ⅹ世首领寝室内,沢田纲吉才发现自己趴在床边睡着了,被压揉变形的花瓣渗出汁液沾了一点在被单上。

抬头看向床头,原本应该静静躺好的人正睁开眼。惊吓过后涌起的是喜悦,他激动得呼吸都有些急促。

“Reborn!你醒了吗?”

被唤的人幽幽将目光转向他,盯着他好一会,唇角升起诡异的角度,嗤笑了一声。

“‘重逢’,还真让人感动呢。”

沢田纲吉的表情肃然,冷声道:“你是谁?”

“这就是你沢田纲吉现在的水平?彭格列交到你的手里令人堪忧啊。”

床上躺着的人换了个不属于外表的声音,说:“Nufufu……我的声音你应该记得吧,还是说你的超直感已经不管用呢?”

“D·斯佩德。”

“你不用这样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为什么现在出现?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答案你不猜也懂。我说过的吧,我会一直看着彭格列,一直看着你。”

说着,床上的人做了个吐舌耸肩的表情,引来对方的不满。

“请停止做这种表情。”沢田纲吉的话带着敬语,语气中却毫无请求。

“就算知道是幻觉,你也受不了吗?看来他在你心目中很‘神圣’嘛。”嘲弄的表情,讽刺和加重的语气,刻意的刺激。

“这样你就要燃起火炎?Nufufu……忍耐力也不怎么样嘛。也好,‘我’也很久没运动运动了,顺便做做复健也不错,你说是吧?”

沢田纲吉手中的火炎愈烧愈烈,D·斯佩德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态度。

“我既然是彭格列Ⅹ世首领,我就会为我所做的决定负责。不劳你费心。”

D·斯佩德冷笑几声,将如炬目光投向他,道:“负责……做出这样的决定,你认为能够对彭格列负责?你太看得起自己。说实话,我不是来认同你那些幼稚的想法和举动的,而是为了阻止你,也为了让彭格列更强大!闹剧该收场了,撤销你的决定!趁我还想好好跟你谈话。”

沢田纲吉勾起微笑,一如既往大空的柔和。

“闹剧……恐怕你小看我的决心吧!我已经充分考虑好,而且我认为值得这么做。”

“不,你分明清楚不值得!总部占用的资源已经损耗过大,所以现在你要擅自调用分部的资源,为了一个男人,你就要将整个彭格列陷于困境吗!”D·斯佩德语气急促起来。

“他是我的老师,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不也是为了重要的人,才这么执着于强大的彭格列吗?”

“因为重要的人,即使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你就要堵上整个彭格列……你尊敬的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

沢田纲吉忍下了对方那一声轻蔑,正色道:“可以说,他希望我做的恰好相反。但这是我的意志,我……由衷的决定。我会努力让它成功,并且会让它值得。”

“该说你愚蠢还是可笑呢……!我本不想动手,但现在看来,不让你尝尝失败绝望的滋味,你是不会懂这样做的结果有多严重!”

“住手。”

一道新的声线中止了D·斯佩德的动作,再望向声源,彭格列初代首领在橙金色的光芒中渐现。

“Giotto!你应该在一边看着,别妨碍我。”

D·斯佩德作势要继续,可转眼彭格列初代首领已到了跟前,挡在他和沢田纲吉之间。沢田纲吉在一旁思索着,这位亲切而不失威严、平日难得一见的“长者”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纲吉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初代……爷爷。”沢田纲吉还是不习惯称呼眼前人为“爷爷”,尤其对方仍旧一副年近三十的年轻模样,而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不甚在意。

“话说,初代…爷爷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次的事情?”

初代首领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转了话锋:“纲吉君,你说会为你做的决定负责对吧?”

沢田纲吉的回答自然是肯定的,却见初代首领手中燃起了火炎,面向他。

评论(2)
热度(8)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