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六】

>>章六

 

你的现实,我的梦境,

主导者是你,

却要求我将你隐去。

——章记

 

距离约会不过三天时间,周遭的一切仿佛翻天覆地般变化,而实际上并无任何改变。仅仅是因为,梦醒了。

事情开端于一如往常平凡的这日清晨,门外顾问首领惯例将文件交至彭格列Ⅹ世首领大人办公室,问候调侃如常,唯一变化就在转瞬之间。

苍白的面容、紧蹙的眉心、疲惫的双眸、攒紧的拳头、绵薄的冷汗……与沢田纲吉的梦魇几近重合,就在下一秒,原本低沉平和的嗓音戛然而止,急促的呼吸抢占声域,肢体和地毯碰出闷响,空气又恢复了平静。

慢镜头一般的场景在片刻后如同按下快进键,失了冷静的彭格列Ⅹ世首领、惊慌失措的家仆们、停下玩闹的守护者们、分头奔跑的脚步声和喧呼声……最终静谧在首领寝室里。

勉强让脚步移离床边,木然看着仪器旁边的夏马尔熟练地拿出病历、开始与彭格列技术部讨论,注意到入江正一对他紧迫而来的视线有一瞬慌神、守护者之间的眼神交流,沢田纲吉发现自己心里竟暗有恍然。

“入江正一,我在外边等你。诸位,必要人员留下来,剩余的人请返回岗位。”

留下这句话后,沢田纲吉走出这间从平日过于宽敞突然变得拥挤的寝室。守护者们和一些家仆也都跟了出去,前者被留在Ⅹ世首领大人身旁,后者则无声退下。

“怎么都不说话?”

暂时留守总部的守护者们少有地感受到自家首领如此直接的威压,在沢田纲吉还没发话前,无人打破肃寂。

“好,你们不说,那我来一个个问:

隼人君,你如实告诉我,你们守护者也是知情人,对吗?”

沢田纲吉的视线锁在得力左右手——狱寺隼人身上,后者眼神中显露自责,答:“实在对不起,十代目!身为左右手的我本不该对你有任何隐瞒。”

“我知道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下一个问题,你们瞒着我什么?现在已经不需要再隐瞒,可以全盘托出了。”

由于云守返回日本分部、晴守和雾守各自出行任务,总部就只剩下岚守、雨守和雷守三名守护者。

“哈哈,阿纲,由我来说吧。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这件事有点复杂……”雨守试图用笑容使气氛不那么僵结,可惜收效甚微。

“野球笨蛋你闭嘴!还是我来说吧,十代目!”狱寺隼人打断同伴的话,迫切地看着Ⅹ世首领。

“隼人君你说。”沢田纲吉语气有些急切。被身边所有人瞒着有多久了,现在追寻真相才是最重要的,他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个结果的源头要追溯到门外顾问首领仍是彩虹之子的时候。代理人一战,从彩虹之子们恢复正常人身躯的结果来看,沢田纲吉一行人可算达成目的、得到了理想结果,虽然过程有不少曲折。本该皆大欢喜的结果,却因为一些变数而更改。

几个月前,已成长为少年身躯曾经的彩虹之子们突然陆陆续续出状况,包括门外顾问首领。刚开始症状不明显,后来慢慢加剧。

在与夏马尔医师、彭格列技术部探讨后,发现这是夏马尔本人没有经历过的病症,三叉戟蚊无法派上用场,并且这一病症与曾作为彩虹之子的体质紧密相关。据此彭格列技术部大胆推测其为彩虹之子复原的后遗症,开始研究对策,最终写了报告书上呈。

看过方案报告的彭格列Ⅹ世首领很快就通过了,进入正式试验阶段。

由于前彩虹之子们各自拥有的能力不同,试验结果也有会所不同。所以前彩虹之子之中,最接近人类体质的门外顾问首领最适合作为普遍性样本,经过其本人首肯,成为试验的主要对象,其余前彩虹之子则作为辅助试药。又因为是试验的主要对象,药物的反应最先会在门外顾问首领身上体现,从而判断是否继续给其余彩虹之子用药。

起初后遗症的不良反应受到抑制,整个试验的成功率大幅提升,药物使用了一段时间。当然,药物的反弹效果也是最先在门外顾问首领身上发现的。因延迟施药的缘故,其余前彩虹之子提前停止用药,门外顾问首领的身体状况却因为药物反弹而濒危,最终在数周之前停止了心肺功能。

前彩虹之子失去药物抑制,症状又有卷土重来的苗头,不死之身史卡鲁的症状最弱,其他彩虹之子依靠玛蒙的幻术堪堪维持。

彭格列Ⅹ世得知这一结果大受打击,考虑到试验的等级为活体试验,属于彭格列最高机密,不便对外界宣扬求助,更何况还有敌手家族虎视眈眈地盯着。

思虑再三,彭格列Ⅹ世在作出继续试验的决定后,为恩师举行了对外部保密的葬礼。就在葬礼当晚,彭格列Ⅹ世被家仆发现昏倒在花园中,苏醒后被发现已经失去之前有关试验计划、包括恩师逝世的所有记忆。

于此同时,彭格列技术部发现复活门外顾问首领的方法,紧急越过彭格列Ⅹ世向家族最高层呈递方案,并在争议中得到即刻实施的允许,决定如此快地执行只因门外顾问首领身躯细胞的活性已经等不起了。

复活实验成功了,门外顾问首领奇迹般苏醒过来,只是记忆有紊乱的迹象且在数日前已恢复正常。在彭格列Ⅹ世的相关记忆中,只留存门外顾问首领试验以前的症状,再加上雾守的幻术掩盖,一切似乎都回到了试验之前。

事实上,试验并没有停止,门外顾问首领的身体状况仍在监控当中。只是数日前,门外顾问首领单方面提出其本人终止试验,其余前彩虹之子依自愿原则可留下接受柔性药物缓解症状。

 

狱寺隼人停顿了叙述,因为他发现他的首领不再是刚才那样威严,透过他颓然的身影,他似乎看到了十年前那个瘦弱少年偶尔显露的无助。

 

评论(5)
热度(9)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