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四】

 

>>章四

 

梦醒时分,

循着你的温柔,

情愿在梦里眷恋逗留。

——章记

 

睁眼,调整呼吸,转头确认身边的人仍在熟睡后才放宽心。窗外的月光洒在对方脸上造成的苍白让他想起什么,深呼吸一口气,轻声下床,缓缓踱出房间。

留在床上的人翻身,面对着门的方向,扑闪了一下眼睫。

 

沢田纲吉从吧台翻出杯子倒水,倚着吧台沉思。

从上次咨询技术部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周,咨询的当晚他任性地将自家老师强征为抱枕,按照入江正一的推测,忽略其中杀手先生的强烈反抗,他这么做本该对梦魇状况有所改善。事实上,除第一晚没有梦魇之外,第二晚又开始恢复原状,今晚依旧。

梦魇中的片段越来越清晰,也越发让他觉得梦境并不杂乱无章,相反,即使无序也让他感觉到明显的真实感,和以往做梦醒来回忆的感觉都不同。

梦里的抱枕先生痛苦隐忍的表情、攒紧的拳头、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唇瓣……让他心悸,透过掌心传来的冰凉更是熟悉得令人惊讶。

——真的……只是梦,而已吗?

——如果不是……

握紧杯耳的指节因力度而发白,他望着杯子里荡漾的水纹。无论真相如何,现在他的感觉就是最真切的,身旁熟悉的气息也是真实的,

——嗯?真实的?

抬眼,发现抱枕先生不知何时已站在旁边,只是一直没出声地看着他。

——这时应该平静地打声招呼。

“Reborn?我吵醒你了?抱歉……我只是醒来睡不着,出来喝杯水。”干笑着附加一个道歉的手势,“你也要来一杯吗?或者我给你冲杯牛奶?”

对面的人投来期待的目光,抱枕先生毫无表情说了句:“不用了。就是你醒来胡思乱想才会睡不着的,赶快喝完就回去睡觉。”

语毕,抱枕先生转身出了用餐室,听到身后微微压低的呼唤:“Reborn,等等我!”

抱枕先生自然而习惯地爬上床躺下盖好被子,动作一气呵成,仿佛跟睡自己的床没什么两样。首领大人绕到床的另一边,旋开夜灯,床上人面上被昏暗暖黄色的光线替代月色的清冷白光,这才满意地躺床睡觉。

“晚安,Reborn。”

迷糊中,将要睡着的瞬间,他似乎听到了微不可闻声音,勾起唇角。

“好梦,蠢纲。”

 

笔尖滑出名字的最后一画,将文件放在批阅完成的那一摞上,拿起桌面上早已冷却的咖啡抿一口,微笑道:“巴吉尔,今天就只有这些了吗?”

“只有这些了,首领阁下。那我就先拿下去。”

“好的,辛苦你了,巴吉尔。”

“阿纲阁下,你今天心情很好呢,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吗?”巴吉尔有点好奇地问。

“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吧?难得今天的文件也少,等会我会出去一趟,其他事务就拜托你暂时处理一下。”

“没问题,交给在下。”

巴吉尔欠身,抱着文件出去。他也是很久没有见到阿纲阁下这么轻松过了,好心情可能会传染吧?他的心情也莫名变得轻松起来。

今天,也是好天气啊!如果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沢田纲吉从车上下来,保镖适时关好车门。这里是邻近总部大楼的一家平凡小酒馆,来这家酒馆的次数不算多,但几乎一有空就会来看看。

酒馆门口露天台有一张镂花白漆铜桌,上面的真花草摆饰被精心修剪过,平添了柔情惬意和人文情调。门上正挂着“休息中”的木牌,要么店家休息,要么有人包场。

推开门,清脆的风铃声热情迎客,酒馆内宽敞却无多余客人。

还记得他第一次以彭格列Ⅹ世首领的身份进入这家酒馆时引起的骚动,原本欣喜的心情在看到顾客们的表情后散去。虽然无人惊慌逃窜,但是他们脸上惊惧的神色表现了来客并不受大家欢迎。

他在过后跟自家老师说起这件事,他的老师只说了一句:“这也是你成为彭格列首领的代价,现在后悔了吗?”

他忘了自己犹豫多久,最后还是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他不会根据代价来做决定,决定这么做只是因为值得,如此而已。正如穿越十年后得知的未来自己的决定,亦如代理战时他惟一一次对老师的训斥……直到今天,他对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不曾后悔过。

吧台内侧站着老板聘请的调酒师,外侧高椅上的修长身影捏起酒杯向他示意一下,顺便将另一只手上的酒递给了他,举手投足,无不优雅。

“久等了。”

沢田纲吉接过酒杯,品尝一口,微辣中果香冲鼻。与其说是鸡尾酒,不如说含酒精的汽水。

“新品,专为你调的。”

他捕捉到对方一闪而过的戏谑,无奈苦笑于对方的恶趣味。

两人在这家酒馆一起喝酒,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时,他误将对方为他点的长岛冰茶当成纯可乐灌了一大口,结果呛得不行,被对方嘲笑为没长大的孩子。之后几次独自来酒馆,他却很快地适应了那种辛辣滋味,甚至有些着迷。

“挺好喝的,虽然我更喜欢长岛冰茶。”

他说完看向旁边的人,挂着不明意味的笑意,对方却不予反应,只是不着痕迹沉下脸色,晃动杯中橙色的液体。

一时间无人说话,宽敞的酒馆内只剩偶尔的调酒声、拌勺碰击杯壁的声响。

许久,为师一方开口破开沉默:“除了这里,今天你有没有想逛的地方?”吧台的灯光投下帽檐形成阴影,忽然竟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说有的话,Reborn会陪我去吗?”话语中加深笑意,沢田纲吉把最后一口酒饮尽。

“可以。”

瞠目,沢田纲吉想点下一杯酒,被老师拦下手。

“现在就去吧。”

话音未落,Reborn已经提步走向门口,他的学生压下心中泛起的异样感觉,将支票连着小费递给调酒师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评论(5)
热度(11)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