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三】

 

>>章三

 

梦中巨大的迷宫,

我以为自己在寻找出口,

未发现你也兜转其中。

——章记

 

猛地睁开眼睛,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盏昏黄的夜灯撑开黑暗,窗外漆黑得甚至没有月光,只有轻微夜风带起窗边的纱帘。

微微喘着气,他维持着平躺的姿势重新闭上眼睛,感受心跳的频率渐趋缓和。

梦魇从几天前开始,几乎每晚都是一样的场景,有时模糊得醒来时也无印象,有时却清晰得如同现实。

心里的疑问,无论如何也想解决。

——明天…明天就去问个明白!

 

此时彭格列指环里的空间:

“Primo,他又擅自……我们真的不管了吗?”

“这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就当是又一个试练吧。”

彭格列Ⅰ世额前温暖的橙黄火焰曳动,连眼中都像映照着坚信的火光。

 

“巴吉尔,你先把这些文件拿去。”

“是,首领阁下。

……Reborn先生早。”

听到熟悉的名字,沢田纲吉这才注意到走向自己的门外顾问首领,以及其手里厚厚的一沓文件。

“Reborn,你来啦。文件放在这就好,我等下批复。”

淡淡的大空微笑和沉稳悦耳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只是门外顾问首领的脚步却钉住不动,带有一点疑问,沢田纲吉再次将目光从文件中转移。

“你今天气色不好。”

Reborn习惯了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也是因为在这个人面前,他从来不需要拐弯抹角。

“啊哈哈,可能是最近有点累了。”

“晚上没有睡好。”

门外顾问首领语气中的确信让沢田纲吉小小地感慨了一下,这种被门外顾问首领称为“读心术”的知觉虽然不同于超直感,但是莫名有比它还要强大的感觉,以及,他果然什么都无法隐瞒——在Reborn面前。

“嗯,还是让你知道了啊……”

“什么梦?”

一个接一个切中要害的问题抛出,沢田纲吉简直都要怀疑,门外顾问首领是否有在晚上潜伏于他的床边,但这种举动还是在脑海里过过就好,画面太美,美到惊悚。

“普通的梦,普通的噩梦啦,不用担心。”

又摆出一个微笑,但门外顾问首领瞪了回去。

——似乎并不领情呢。

他知道,在Reborn面前撒谎隐瞒根本就是徒劳,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他不想说的,眼前的人也无法将他的嘴撬开,这就是十年前和十年后的他的区别。

所以唯一能回应的就是微笑,意料之中地收到门外顾问首领不满的瞪视。

“抱歉,在我还没弄清楚之前,即使对Reborn我也不想说。给我点时间,我会查清楚的。”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终究是成长了的,不再是总在他的羽翼下躲避的瘦弱少年,而他也应当给予相应的信任,这么多年一步步见他羽翼丰满,如今信任就是给他的最好的支持——Reborn稍稍拉低了帽檐,眼神少了分犀利,回道:“保重身体,我等你解释。”

“好的!Reborn。”

微笑和眼神透露了被信任的喜悦感,比刚才的微笑更加耀目,比起大空,其实他更像暖阳吧。Reborn似乎也被这样的温暖沾染,不掩笑意。

 

站在彭格列技术部办公室门前,敲门得到了许可,沢田纲吉推门进去,顺手把“会议中,勿扰”的牌子挂上,然后带上了门。

面对数周没见、现在却亲自登门的首领大人,技术部的人们表示受宠若惊。当然,“惊”才是重点。

但在听了首领大人的自我叙述之后,原本波动的气氛突然沉静下来。

据述,首领大人的睡眠近几日出现了奇怪的梦境,碎片式的,有些甚至真实得如同记忆,但是总离不开一个主角——门外顾问首领大人。

大家面面相觑,这样的情况可不在计划之内,出现得也很蹊跷。难道是超直感在潜意识的反抗?或者是雾守大人的幻术出现纰漏?

“若非怪异到这种地步,我也不会来找各位,希望能听听你们的看法。”

“彭格列,你除了这些梦境以外,还有没有遇到其他特别的情况?”斯帕纳移开口中的扳手棒棒糖,看向他询问道。

不同于彭格列Ⅹ世首领大人,对他们这些知情人来说,面对计划以外出现的状况,首要任务是了解更多以判断是否有什么变数影响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比如第三方人为因素等等。

如果真是人为因素,那么知情人中出现了“叛徒”这个可能性非常小,他们甚至守护者们还没有能够躲过彭格列最大的BUG——超直感、对首领大人的梦境动手脚的能力,即使是现任雾守的幻术也只能做到建立于现实的基础上进行细节的替换调整而已。

若排除这个原因,是第三方因素的可能性更大。究竟是谁,透露了这个计划的风声?又究竟是谁,成为了动摇计划的未知因素?

“直到今天,我还没遇到,之后的话我也会留意的。”

技术部的同僚们心领神会地交流眼神,看来还不到暴露的时候,这样倒还好办些,只是今天之后就要开始新的探讨会了。

于是一直在旁边作思考状的入江正一上前搭上首领大人的肩膀,比着眼色把首领大人拐进自己的私人办公室,“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但是这边不方便聊。”小声地在沢田纲吉耳边说着,然后关上自己办公室的门。

听不到他们的对话,技术部的大家默默在心里松了口气。

强尼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说:“总算对付过去了……但是这样的情况既然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就说明我们的计划要做调整了,得找出问题然后解决它。”

“只是现在不知道是谁在作梗,要调查也应该有个方向啊……”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观察,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这件事我也有必要去通知一下守护者们。这两天我们再开一次会吧?”强尼二环顾四周,无人异议。

 

达成共识后,技术部同僚们继续各自手头的工作,而入江正一的私人办公室内:

明明只有两人在场,刚刚不方便说的现在该说了吧?正一·敬业影帝·入江此时却显得有点局促。

“你刚说有一个可能性,是什么?”沢田纲吉直接点明,免得对方继续纠结。

“这个嘛,毕竟是有关你的私事,我一个外人本来不好说什么的……”

“你就说吧!”这种被吊起胃口又不给粮的感觉真不好受。

深呼吸一口气,“那我直接说了,”正一·影帝·入江开始一本正经地胡……哦不,大胆询问:“你和Reborn先生应该……没…过吧?”

说罢,入江正一不自然的瞟向旁边的办公桌,沢田纲吉一时间也没有回应。

——嗯,确实是私事。

“我只是觉得有这么一种可能。毕竟纲吉君年龄正当血气方刚,Reborn先生还没成年,再加Reborn先生醒来也不过十来天,工作外你还要费神让他恢复元气等等。而我推测,你们这么久应该都没有……过吧?所以生理上难免会出现一些类似的现象,可能会影响到睡眠。虽然我觉得这话由我来说有点……尴尬……”

观察着沢田纲吉的表情,对方好像正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入江正一稍稍定了心。

“我的想法就是这样,至于具体情况怎么样就看你俩啦。”

“嗯,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谢谢你,正一君。”

“不用这么客气。”

纲吉君的笑容似乎多了点什么……是他的错觉吗?他应该没做错吧?对吧?……还是祈祷别让Reborn先生知道是他多嘴比较好……唔……旧患……又开始了……

“看来正一君也需要休息呢,那我就不打扰了。”

“好的,慢走。”

目送首领大人出去,入江正一趴在办公桌前,继续纠结。

至于门外顾问首领在当晚就被首领大人强行征用当作抱枕、差点用子弹洞穿首领大人和他的寝室,这就是后话了。首领大人表示他们当晚除了睡觉真的没有任何逾矩。

 

评论(7)
热度(10)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