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纲里】卡萨布兰卡【章二】

>>章二

 

假若这是一场盛大的梦境,

我为何如此依恋,

不愿离去。

——章记

 

大脑从混沌中清醒。

仿佛沉睡了很久,眼睛暂时需要适应外部透进瞳孔的光亮,这时熟悉的声线响起,伴随着一只温暖的手掌覆盖在眼睑:“别睁眼,先让眼睛慢慢适应。”温和稳重的声音在此时蕴含着惊喜、些许焦急、还有一丝不明情绪,总体而言,让人十分安心。

见眼前躺着的人难得的顺从,思念和忧虑夹杂众多情绪在棕色眼瞳中群涌而起,他庆幸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

手掌被从眼睑上移开,不等床上的人说话,他抢先发言:“你这次睡得可真够久的,之前几次都不见你那么能睡。还好有正一君他们!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会这样睡下去……”

“这种事都能哭,还真是一点没变啊,蠢纲。这么多年都长进不大。”声音有些干哑,话者牵起嘴角,如果能忽略那抹嘲讽,笑容一定更为夺目。

“Reborn不是一样?毒舌一直都没变过!”他哽咽了一下,任脸上的液体流淌:“为什么就这几天而已……我会觉得我们好像很久不见了……”

“在说什么傻话。真那么想我,有把我那堆报告也批阅完吗?”

“那是当然的吧!总不能一直积压着。”

“觉悟不错嘛!”门外顾问首领铁灰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许,紧接着又严肃说道:“不过蠢纲,你不觉得你忘了一件事吗?”

沢田纲吉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

“水。”

亲爱的彭格列Ⅹ世首领大人这才注意到那干涩的嗓音,赶紧离开床边去倒水,方才太过激动,完全忘了这回事。

拿来温度刚好的白水坐在床边,却迟迟没有动静,门外顾问首领无视自家学生的诡异视线,直接眼神攻击。

——这种状态下眼刀的犀利依然毫不逊色,真不愧是世界第一的杀手先生。

虽这么想着,沢田纲吉还是感受到了凉意,稍稍扶起自家老师,乖乖把水递过去。

看着干燥的唇瓣被水浸润,似乎连自己的也变得干燥了,于是装作无事地舔了舔唇瓣。

眼见杯沿离开了口唇,他不由自主地凑上去,蜻蜓点水般碰上,却在逃离时被温热的舌尖舐了一下。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杀手先生把杯子塞进他手里后便自顾自地躺下,闭目养神。

他满怀笑意地将杯子放好,床上杀手先生的嘴角同时勾起美好的弧度。

——还好,Reborn没醒来的那几天就像做梦一样,现在总算醒了。

——一切,都还很好。

 

经过几天的静心休养,再加上亲爱的彭格列Ⅹ世首领大人抽空的悉心照料,门外顾问首领大人总算恢复了元气,又开始了往日的斯巴达(无误)教育。

门外顾问首领拿着一叠文件直接进了十代首领办公室。你别说,平常能直接这样闯入十代首领办公室的,除十代首领本人以外,就只有高威望高人气的门外顾问首领一人。

【这算是专属特权吗括弧笑。】

平时这个时候沢田纲吉刚刚冲泡好咖啡等着,因此冲泡手艺精进不少,偶尔还能得到门外顾问首领一句赞赏。

今天稍微有点变化,冲泡的咖啡仅有一人份,门外顾问首领将文件甩到办公桌上,挑眉看着突然打破“规矩”的自家学生。

“Reborn,之前说好了,你该戒一段时间咖啡的。” 

很好,典型的大空微笑。

“现在‘一段时间’已经过了,我也恢复正常工作。”

四目相对一会,双方都无退让,杀手先生突然觉得素来能“平心静气”的大空微笑变得有些让人烦躁。

门外顾问首领直接转身,彭格列Ⅹ世首领笑意更浓,温和说道:“Reborn的咖啡用具也被我征用了,门外顾问办公室里应该连咖啡杯都找不到哦!”

“蠢纲,你果然想去三途川!”

门外顾问首领行使唯有他才可以“随意虐待”自家学生的特权,礼帽帽檐下的阴影衬得眼神更加凌厉。

沢田纲吉被CZ-75IST枪口指着,沁出冷汗——虽然成为彭格列首领的过程中性格和处事应对已冷静沉稳许多,但不代表他忘了对自家老师的敬畏,或者说是畏惧?

“可是现在咖啡就只剩下我手上这杯,用具也洗干净收好了。”

言下之意,你要喝就喝我这杯。

咖啡杯距离杀手先生不过半米,香气早已溢满整个办公室,在空气中挑瘾。

一向有着良好自制力的门外顾问首领忽地挑起一抹冷笑,夺过学生手里的咖啡杯,毫不顾忌地品尝起来。

你问为何门外顾问首领不去咖啡馆?这就要问彭格列Ⅹ世的手艺了。

沢田纲吉无奈地看着他,果然对这个斯巴达老师,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一杯,应该没什么影响。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三个星期之前的日常,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直到那堪称变局的契机出现。

 

评论(2)
热度(6)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