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F语

【飞宇】住院片段

食用说明:

《死亡通知单》同人衍生,人物只属于原著作者不属于我,我只是略加调戏。

1.罗飞大大变话痨(我的错),小E变成小D(也是我的错);

2.参杂一股TV和小说的杂烩味儿,消化不良请注意;

3.文笔稚嫩,细节可能不够严谨,我尽力了,希望没毁得太厉害,求轻拍;

4.CP虽然冷,但是真爱;

5.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够吃)。

6.如有BUG请无视。

 

故事背景:私设小D(E)受伤未致命,最后没有被神秘二人组救走,而是被罗飞送入医院急救。

 

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白墙、阻挡了部分猛烈阳光的白窗纱、弥漫整个房间的消毒水气味、微小到吊瓶到导管间液滴的碰撞声……

自青年醒来便给他的知觉带来单调的外界刺激,不知是未能很好地适应,亦或是思绪放空的缘故,青年半阖的眼眸毫无焦点地望着天花板,一副似睡未睡的模样。

青年从昏迷中苏醒后已经过了整整两周,期间除了那一直追逐过他的对手,无人来探访。也是,他此时恐怕已被列为重大嫌疑人并被警方监察着。

那位罗姓警官抽空会来探望他,顺便聊聊天,这两个星期以来一直如此。青年每天的时间似乎都打发在等待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上,即使青年自己对此抱持无所谓的态度。

前两天,这位警官探望他的同时还带来了一点别的信息——“那个女孩,她想见你”。

即使青年明白那个女孩对他现在的身份如何认知,仍无法控制心底那一点点震颤,而他表面依旧是那么平静。

“我的想法,你也清楚吧?罗警官。”

青年早已下定决心将自己在女孩心目中的两个形象彻底分隔开来,那一通电话是最后一次的见面。自那以后,他现在的容貌在女孩心中会被定性为杀人凶手,并且他不会也不愿再在女孩面前开口。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此时相见。

“我明白。”罗警官这句话让青年有点恍惚起来,重伤入院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这句话有一瞬间让他产生了还在当时现场的错觉。

罗警官紧接的话将他从思绪中拽了出来:“我已经委婉地回绝了她。她并没有认出你,以后对你的关注或许会日渐减少。如果还担心,这段期间我会加派人手去保护她。”

其实他们都知道,女孩原本的平静生活被打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青年本身。只要他与她毫无关系,那么她的生活将回归平静。

“麻烦你了,罗警官。”青年阖上眼睛,闭目养神似的,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包括可能泄露情感的眼神。

罗飞看着眼前的男子准备又要进入一个人沉思的状态,想起穆剑云几天前做的分析:

“……我之前分析过,袁志邦离开后,第三代DARKER就失去了情感的宣泄口。后来,他找到了一个符合他理想的人,能够让他放心地将情感寄托在那个人身上。现在,他大概又要面临同样的状况了。很明显,现在郑佳已经不是他情感寄托的理想对象,甚至,他还可能会将自己的情感往更深处埋藏。但是这不会太久的,长时间的压抑情感、情感无法得到有效的宣泄,将会慢慢积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虽然不能把话说死,但是我们都能想象那个结果会怎样。”

穆剑云分析到最后,她认真地望向专案组的队长,等待着后者的见解。罗队长没让她失望,他微微蹙眉道:“嗯,我也有这样的担心。所以现在我们是要替他寻找这样的情感宣泄对象吗?”

“是的。不过你也清楚,有了郑佳这个前例,他现在不会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理想的人,如果要等他慢慢地去找,时效是很难把握的,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再一次失望。”

“那么,穆老师你的意思是我们要从我们身边可控的变量里面寻找符合标准的对象吗?”

穆剑云点了点头,坚定地与罗飞对视,并凝视了后者好一会儿。罗飞举起食指缓缓指着自己,穆剑云再次点了点头。

“你的判断会不会草率了一些?我和他毕竟从一开始就是敌手的关系,现在突然要转变成……”

穆剑云打断了他:“你忘了你也承认过,你的内心深处是存在一个DARKER的?在这没有谁比你更熟悉DARKER的思考方式……”

罗飞也打断了她,反驳道:“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准确知道他内心的情感倾向,我所做的,仅仅是将既有条件和办案经验以及依照我对袁志邦的熟悉程度……这些因素做一个综合性的推理罢了。”

“的确如此,但现在需要的不是你对他有多了解多熟悉。最需要的,就是他现在对你的基本信任,更何况你恐怕还是这里唯一一个懂他的人呢;加上你的真诚,只要你愿意去包容他的情感、去听他倾诉,我相信,这个角色就只有你能担当。”

“即使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也要看他的想法。”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穆剑云勾起了嘴角,自信在她的眼瞳中流动。

 

回过神来,罗飞发现自己走神的时候一直盯着病床上青年的脸庞,那轮廓清晰可说得上英俊的脸因为身体还未恢复而苍白,若是眼眸睁开,不知还会不会带着犀利的光芒。

罗飞才发现自己又盯着他走神了,默不作声地转移视线。见青年似乎是睡着了,他转身放轻步子准备离开,却被略带虚弱的声音定住脚步。

“罗警官。”

“什么?”

罗飞回过头,青年依旧维持着闭目养神的表情。

“你今天工作忙吗?”

冷不丁地,青年说出了这些天以来稍有情感起伏的句子。罗飞如实回答:“今天主要是整理统计案件信息,我本人是不忙的。”

“不多留一会儿吗?”

罗飞心里闪过那么一丝幻想,眼前这个青年毕竟还是个怕寂寞的孩子。

但是青年紧接着的话又让他觉得自己多想了:“既然你闲着也是闲着。”

这孩子有些地方真不可爱。

罗飞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这个单人特护病房里,只有他和青年两个人。自青年入院以来,他时不时过来看一下,一般都是逗留几分钟就走,今天是他在这个病房里呆得最久的一天了。

罗飞在心里盘算着,或许今天就是由量变到质变的一天,但又或许不是。青年今天主动挽留是这些天都没有的状况,却也可能只因罗飞带来的消息。但无论如何,这总象征着他们关系的变化,是好现象也说不定。

 

评论(16)
热度(43)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